当前位置:首页 > 首页 > 新影人学院 | 室内娱乐项目梳理

新影人学院 | 室内娱乐项目梳理

室 内 娱 乐室内娱乐项目是指在室内利用一定的环境设施和服务,使人们能积极活动,全身心投入,得到身心快乐和精神满足的活动项目。大致可以分为四种主要类型。01运动保健型11此项目是在室内休闲娱乐提出来之后被首先引入到这个行业中的,这与人们越来越关注健康有着密切关系,也因此而使得运动保健型项目成了室内休闲娱乐的主要组成部分。运动保健型休闲娱乐项目的主要特点是以健身为主,其活动项目主要包括各种球类、游泳池、健身房、桑拿、洗浴、水疗SPA等。02游乐刺激型1这种项目的主要特点是刺激并富有挑战性,能够满足人们释放情绪的需要,其主要娱乐方式包括量贩式KTV、舞厅、电子游戏室、激光靶场、激光狩猎、游戏大炮、射箭、室内水上游乐中心等。03文化休闲型1主要是针对具有一定文化品味的群体而设置,整体环境氛围设计相对安静、闲适、文化气息浓厚。其主要活动内容包括书吧、茶馆、水吧、咖啡厅、棋牌室、陶吧、工艺自助吧、网吧、玩具吧等。04观赏体验型1以影视播映、歌舞文艺表演及其他表演等视听欣赏为主的休闲娱乐项目,主要休闲方式包括在酒店设立影视厅,播放诸如环幕电影、动感电影、水幕电影等;音乐厅;剧院等。1一、运动保健型  运动公园运动公园是一种适用于新时代背景的综合型体育运动馆,通过多种业态规划,严格区别于传统娱乐业态,突出国际前沿潮流特色。以世界上最流行的压极限运动和大众所喜爱的运动方式为项目主体,包括VR、AR、MR、冒险拓展、趣味攀爬、动感体验、球类运动、亲子互动等三十余种组合项目,将健身、运动、娱乐融为一体,形成一站式休闲健康运动体验的空间布局。优势所在:1传统健身行业竞争趋于饱和,盈利空间锐减,运动公园未来发展可期。2打破性别年龄界限,适合大多数人群,解决传统运动馆只针对儿童而忽视成人市场的局面。3多种运动项目配合高科技运动设施,吸引顾客。劣势所在:1经营维护成本高。2运动项目、设施更新难度较大,长期保持新鲜度、持续吸引顾客是一大问题。二、游乐刺激型  世嘉都市乐园世嘉JOYPOLIS是世嘉旗下子公司,创建于20世纪90年代,专门设计、研发、授权和运营世界顶级室内游乐园。日本世嘉JOYPOLIS第一家室内游乐园于1996年在东京台场开业,是日本潮人和游客必到之处。之后,JOYPOLIS在日本各地开了不少分店,包括福冈、梅田、岗山、横滨、京都和新宿等地区。世嘉JOYPOLIS在国外拥有2个直营乐园SEGA JOYPOLIS,分别位于中国上海和青岛,在迪拜拥有1个授权乐园SEGA Republic。JOYPOLIS世嘉都市乐园里有乘坐类、恐怖鬼屋类、3D影像类、竞技类、益智类、测试类各种适合不同年龄层的游戏项目。世嘉之所以选择开展室内游乐园事业,是因为日本这个市场非常有潜力。一方面,日本市场本来就有街机文化,玩家可以接受付费玩游戏的形式。因此有一些公司尝试将VR设备与街机厅结合,世嘉就是其中之一。世嘉曾在2016年第三季度财报中指出,旗下JOYPOLIS主推了VR项目之后,客流量上涨6%,单人付费额上涨7%。另一方面,在日本地区,尤其是高楼林立寸土寸金的CBD,平时住在公寓中的白领们根本不可能有那么大的空间可以玩游戏,所以到体验店也成为了日本玩家的首选。自1996年开业至今,东京台场JOYPOLIS游客人数超过1500万人次,为世嘉带来一笔不菲的收入。青岛青岛JOYPOLIS世嘉都市乐园在2015年7月3日开业。青岛JOYPOLIS世嘉都市乐园是SEGA连锁品牌继日本、迪拜室内乐园后的第三个室内主题乐园,也是中国第一家世嘉都市乐园,位于青岛万象城的4、5楼,面积8383平方米,不受天气影响,是适合成人及儿童的最新娱乐空间。馆内设有20多台游乐设施、100多台小型游艺设备,其中有7个是VR游戏项目。上海2016年2月,上海世嘉JOYPOLIS开业,位于上海环球港3、4楼,面积约8500平方米。2016年11月,港股上市公司华夏动漫宣布有条件收购日本世嘉全球室内主题乐园及VR业务。据悉,收购完成后,华夏动漫将拥有世嘉全资子公司Sega Live Creation Inc. (SLC) 已发行股份的85.1%,世嘉将拥有与余下的14.9%。华夏动漫表示,本次收购的完成,除了将合并世嘉的游乐园业务,双方还将在VR以及多方面开展合作。海外运营出现的问题:1运营不当,除门票之外,内部设施另收费的情况较多。2设施设备与日本世嘉相比陈旧落后。3游戏项目主要针对某一年龄段的顾客(身高、年龄限制等)。三、文化休闲型 ① 茑屋书店以书店、出租DVD和CD起家的TSUTAYA(茑屋),在代官山开设了一座占地广大的文化生活新城域,定名为「DAIKANYAMA T-SITE」(代官山T-SITE)。沿革1983年成立 :“书籍+唱片+录像带” 连锁店模式2003年:与星巴克合作“Book & Cafe”2011年:重构书店空间 “生活方式提案者” 丰富的线下体验+优质服务2016年底:日本开设1459家门店  书籍杂志销售额约1300亿日元(79亿人民币)业绩表现2016年,日均客流突破万人,周末能达到3万人次。截至2016年底,在日本共开设1459家门店,2016年书籍和杂志的销售额创历史新高,约1300亿日元(合79亿人民币),现已成为日本最大的连锁书店。运营分析:1 “书+X”创新模式  差异化竞争之路以“书”为核心,搭配“影音+咖啡+餐饮+文创”等配套,从细节入手为读者提供高品质、专业化、差异化服务,颠覆了传统书店单一卖书的经营理念,引领书店走入创新型、复合型和生活化的新时代。2  结合地域差异 细分目标客群茑屋书店的扩张不是同一运营模式的简单复制,而是结合地域差异而进行改造升级的动态调整过程。例如在代官山店,将目标定位在50-60岁中高产阶级;函馆店定位为三代人的书店,保留较强的家庭和社区联系;银座店定位为“art of living”,以艺术题材为中心,吸引年轻客群。3  强化配套场景 弱化卖场形象店内除了备有维度丰富的图书,还提供细致的影音服务、文创空间满足消费者的不同需求,定期还会举办研讨会、讲座、演奏会等活动,进一步丰富书店的文化内涵。店内随处放置了沙发、茶几供读者使用,价格、收银台等带有明显卖场的因素均被省去,为读者营造一个极具品味的生活空间。4 大数据支持精准营销2006年起发行T-CARD会员积分卡截至2017年6月,活跃用户已超过6000万。该卡除用于店内消费外,在便利店、餐饮店、连锁药妆店、超市、银行等店铺均可使用。大量消费数据的收集有利于了解消费者特征,从而为精准营销和服务提供有效数据支持,这成为茑屋书店运营的核心竞争力源泉。5 不做广告 做文化媒体茑屋书店没有做广告,但书店处处都符合整合营销传播的标准;没有店员过于殷勤的服务,却拥有忠实的消费人群;它没有借助媒体,但它自身就是一个媒体。它独特的书店陈设、营销方式所散发出的文化信息自然地吸引了大量读者,引发消费与关注。三、文化休闲型 ②共享际共享际(5Lmeet)致力于为用户提供一站式的“工作、居住、娱乐”城市共享生活平台以及资产运营平台。通过线上线下生活体验的联通,工作与生活圈的融合,创意潮流IP内容的落地,以及国际化创造性社群的链接,打造全新生活方式平台。沿革成立时间:2015年12月创始人:毛大庆所属公司:优享创智(北京)科技服务有限公司签约落地项目:东四、国贸、打磨厂、长阳、顺义、郭公庄等主旨将“共享办公、社交公寓、创新商业IP、体育、休闲、文化、娱乐”等多业态多元化内容装入其中,制造出更丰富的共享生活体验场景,让创造性阶层在这里享见同类,发明生活。将多种生活模式装入一个新型共享空间,让“办公、居住、社交、娱乐、文化”等不同的生活场景相互交互、链接、碰撞,发生奇妙的化学反应,打造城市空间及内容的实验室。入驻商户以东四·共享际为例:餐饮(咖啡甜品店、餐饮项目和创业者的孵化平台)、文化(未读)、娱乐(社动空间、悦跑胡同)、零售(无人超市)。运营分析:本质上,共享际是以高品质空间为平台,通过生态运营理念,把客户社群打造成为在共同价值观体系下的精神联合体和利益共同体,让社群经济、精神商业和分享经济的本质充分释放,赋予低效资产流动性,推动城市的消费升级。1   打造用户社群 在用户社群之上创造新商业模式共享际要搭建的用户社群是在共同积极价值观体系下的“精神联合体”和“利益共同体”。共享社区对原来商业综合体的颠覆在于从单一的地产逻辑、空间逻辑,转变为空间和人的连接,企业跟企业的连接,资源跟资源的连接,视角转向为用户思维,从原来的租户变成未来的用户,从原来的招商变成了IP的组织和发现。2  打造超级IP 重新定义生活方式社群思维下的新商业很好的延展了"空间运营+内容运营"的边界,把共享际打造成商业社交体系下的超级IP,每个依附于共享际的品牌,也在这种生态环境下迅速成长。3 孵化IP IP与平台方互利共赢共享空间的IP化是一种双赢的模式:对IP持有方来说,与共享平台合作可以借助包括场地、财务、法律、人力、运营等在内的商业运营资源,更快更好地帮助IP落地与发展;对于共享平台来说,IP不仅可以填充内容,其所携带的领域内垄断地位还将为共享平台带来与其他空间的差异化。共享际依托IP可以打造出一个独一无二的空间,把形形色色的体验汇聚在一个地方,可以说,IP运营是共享际完成“品质生活内容大平台”这一定位的最优解决方式。四、观赏体验型 Sleep No More浸没式戏剧打破传统戏剧演员在台上,观众坐台下的观演方式。演员在间中移动,观众可自己选择观看方式,或者参与其中。根据观剧视角的不同,看到的剧情也不一样。Sleep No More英国Punchdrunk剧团创作的浸没式戏剧,2003 年在伦敦开演,2011年登陆纽约。剧名出自莎士比亚的四大悲剧之一《麦克白》中的台词:“Sleep no more! Macbeth does murdersleep. ”剧情基于《麦克白》的故事改编。演出时间长达3小时,会循环三轮剧情,每一轮剧情都会稍有不同。整场表演几乎没有台词,演员主要靠肢体动作来表演。现场没有固定座位,观众全程佩戴白色面具,可在整个空间里随意探索。每场容纳观众上限为350人。创作团队Punchdrunk成立于2000年。Punchdrunk在切尔西街区著名的McKittrick酒店呈现了《Sleep No More》的纽约版。《不眠之夜》荣获2011年度纽约戏剧委员会奖独特戏剧体验奖,以及2010和2011年度奥比奖的特别设计编舞奖。上海版上海文广演艺(集团)有限公司(SMG Live)与Punchdrunk经过两年多的沟通,上海版于2016年底正式开演。此次是该剧以及浸入式戏剧制作公司Punchdrunk的作品在亚洲的首演。上海版并不是对纽约版的复制、迁移,新的大楼、新的空间都给这个作品带来了新的元素。《不眠之夜》的不同版本就如同许多个平行世界,上海版与纽约版有相同,也有许多截然不同之处。每场演出设置了不同的抵达时间,不过每位观众都有机会得到完整的演出体验。票房表现按照《Sleep No More》上海版制作人、上海文广演艺副总裁马晨骋的说法,包括版权费用和外国演员的片酬在内,《Sleep No More》上海版的成本在8000万元左右。SMG演艺打算用一年时间来收回成本。据主办方提供的数据,演出信息在2016年7月正式发布后不到100小时,1万张预售票全数售罄,在距正式演出还有5个月的时间节点当下,预售票房已经超过600万元。2017年12月14日,《Sleep No More》在上海落户演出正式满一周年,一年内该剧票房持续火爆,刷新多项上海演出票房纪录。全部场次提前售出,无一余票。全年观众超过十万人次。运作模式分析1  场地限制决定演出时间要更长电影的收入主要依赖“空间复制”,通过强有力的宣传和发行,在一个月左右的上映期里铺遍全国大小影院,下档后收入便迅速减少。而戏剧演出的收入,则更多是依赖“时间复制”。由于剧场容量有着十分明显的上限,每一部戏都得通过持续演出,用几年时间摊薄前期开发的沉没成本,才能做到稳定收益。国内剧场演出的常态是在首轮演出的热闹过后,一部戏的票房曲线就会走向下坡路。因此在中国的戏剧市场上,一部新作品的首轮演出周期为2至4周不等。这也是戏剧演出少有驻场的原因,一座城市的观众群规模有限,演出方只好在不同的城市间巡演。《Sleep No More》的特别之处在于,这是一部无法巡演的戏,出品方为此付出的代价是,租下一整栋大楼并投入改造,并且无法通过常规巡演来收回成本。要想使演员与观众的界限彻底消失,就必须让二者尽可能多地进行互动,为了保持良好的观剧体验,人数就一定会受到限制。《Sleep No More》每场能够容纳的观众上限只有350人。孟京辉导演的浸没式戏剧《死海边的美人鱼》每场人数也控制在119位。场地限制决定了《Sleep No More》需要把演出时间拉得更长,场次排得更多,这也就意味着,在首轮演出之后,出品方还需要将满座延续到一年以上,才有可能收回成本。2  前所未有的合作模式:共同制作在中国,海外演出项目一般分为版权合作与项目引进两种。前者是购买版权,在版权方的指导和要求下展开中国版制作和演出;后者是将海外演出直接引入,出品方只涉及运营,不涉及制作。《Sleep No More》尝试的是一种前所未有的模式:共同制作。外方团队负责以原作标准创作、排演和空间设计,中方团队则在本地化、剧场搭建以及制作呈现上贡献力量。3 观众定位:可以分享的消费和不是戏迷的观众为了尽可能地扩大观众群,《Sleep No More》的市场定位可不止是一出根据莎士比亚《麦克白》改编的先锋戏剧,还是一笔可以在朋友圈、微博上分享甚至是“炫耀”的消费。尽管在随着演员楼上楼下奔跑的3小时里,很多观众可能都无法解锁全部剧情,这反而能吸引一批忠实粉丝进行二刷、三刷。据了解,有数个观众全年观看超过100场,其中刷剧场次最多的观众超过130场。《Sleep No More》上海版制作人马晨骋将潜在观众分为两部分:①     戏剧的核心受众,这些人就算没有自媒体和社交网络的传播,也会及时跟进这部戏的最新进度;②     平常未必有看戏习惯的都市年轻人,他们的贡献不仅在于门票,还构成了《Sleep No More》其它收入模式的基础。4 商业合作:另一个都市生活方式的聚集地剧场所在的尚演谷是上海文广和静安区政府联合发起的商业综合体项目。目前尚演谷的项目运营公司除了上海文广演艺的核心团队,还引入了有地产、广告背景的团队。除了5层楼的剧场之外,尚演谷还有剧场内酒吧和整个主楼、副楼的独立经营权。这部分收入不计入票房,不需要与原版权方Punchdrunk团队分成。这也是《Sleep No More》上海版与纽约版、波士顿版最大的不同。《Sleep No More》的波士顿版本只有表演部分,没有商业合作和其它模式,到了纽约版,增加了酒吧和餐厅的部分,但也仅此而已。到了上海版,不仅保留了酒吧和餐厅,多出了一家酒店,另外还和韩束、百威等品牌达成了千万元级别的商业赞助合作。正是商铺出租、自营餐饮和商业合作的收入,让运营团队有信心在短期内收回前期投资。1END本报告信息来源于已公开的资料,新影人对报告内信息的准确性、完整性、可靠性不做任何保证,亦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

高德娱乐公司动态